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,,),..(.  asFLqzlawbTVke

香港政界:暴力未平息 应押后区选

图:屯门乐翠选区区议会候选人何君尧日前摆街站时,遭狂徒行刺式谋杀,心口中刀,引起全港市夷易近愤慨

星岛全球网消息:《大年夜公报》报道,近日接连发生参选区议会的建制派候选人遇袭事故,立法会议员、区议会候选人何君尧周三(6日)摆街站时遭刺伤更是令人震动和愤怒。喷鼻港社会各界怒斥凶徒暴行,同时抨击泛暴派煽暴纵暴,造成诸多伤人事故。各界人士匆匆请特区政府采取有效步伐保护候选人、助选团队以及选夷易近的人身安然,确保区选安然、公道及公正。

“望见同事在选举历程中被人用刀刺伤,我异常惊疑、愤怒。”夷易近建联主席李慧琼指出,何君尧遇袭受伤,伤口离心脏很近,这是一个可能夺命的打击,是一宗严重暴力事故。而在何君尧遇刺的同一天,夷易近建联区选候选人杨子熙也被黑衣人用木棍追打。李慧琼表示,暴力活动已对爱国爱港人士的选举事情孕育发生严重影响。“以前几个月因为暴乱事故,夷易近建联跨越70个干事处被破坏,破坏的次数跨越100次”。更令人朝气的是,激进分子不仅进击候选人,连候选人的家人也不放过。“我的私人资料被网上‘起底’,身边很多人也同样被‘起底’。”李慧琼说,还有候选人女儿的照片被搞事者贴在所谓“连侬墙”上,令人异常朝气。

李慧琼呼吁特区政府尽快采取有效步伐,确保区议会选举活动能够正常进行。11月24日选举投票当天应采取分外步伐,在投票站加强保安事情,以防有人专门冲击投票站,破坏选举秩序。

吁选夷易近认清扶植喷鼻港气力

经夷易近联主席卢伟国表示,暴徒正毫无所惧地打击、破坏、阻止爱国爱港候选人的正常竞选活动,践踏喷鼻港法治秩序和选举轨制。他匆匆请特区政府拿出有效步伐,确保区选安然及公道地进行,并呼吁选夷易近要认清谁才是办事夷易近生、扶植喷鼻港的积逝世气力。

行会成员、港区人大年夜代表叶国谦表示,对区选能否准期举行表示担心,而何君尧遇袭事故可以说是一次警告,候选人切实着实忧虑人身安然。至于是否应该延后选举,叶国谦则觉得应有客不雅准则,若投票日一礼拜前,暴力排场仍未平息,就应该押后区议会选举。他直言,假如有人在街上设路障、推倒垃圾桶,黑衣人四处游走,“能否有公道选举呢?”

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表示,不会贸然押后选举,但会亲昵凝视社会环境,迫不得已才会斟酌押后选举。他又指出,投票日会按实际情况扩大年夜禁止拉票区,增添缓冲地方,削减冲突时机。若有选举不公正环境,候选人可提出选举呈请。对付多名泛暴派立法会议员因冲击修逃犯例法案委员会被捕,聂德权指出,事故与区议会选举无关,呼吁外界勿作阴谋论。

何君尧介入屯门乐翠选区选举,该区候选人还有卢俊宇、蒋靖雯。李慧琼为土瓜湾北候选人,同区还有梁国雄。油麻地南选区候选人包括杨子熙和“社区提高”的胡穗珊。

泛暴派不非难暴力 市夷易近轰双重标准

图:何君尧受伤入院后曾透过社交媒体表示,“建制派已被玄色势力的威吓所笼罩”

“夷易近主派会议”调集人陈淑庄日前代表泛暴派立法会议员向何君尧“慰问”,但就声言对方所受的“主如果皮外伤”。梁耀忠和朱凯廸等人则极为冷血,质疑事故真假。有评论指出,否决派从不与暴徒割席,陈淑庄、朱凯廸等人的表态,正正裸露他们为收割暴力红利,不惜自相抵触、诈骗选夷易近,所作所为都是为选举利益谋略。

“夷易近主动力”调集人赵家贤被有精神病记载须眉咬甩左耳后,泛暴派议员当晚即空群而呈现身旷古城抽水,更不问启事就扑出来非难暴力。何君尧遇刺之后,陈淑庄声言何君尧“主要受皮外伤”盼望对方“尽快康复投入事情”,但没有非难暴力。

泛暴派害怕被笃灰

“议会阵线”梁耀忠则声称,应该搞清楚事故“是真是假”。朱凯廸在facebook发帖,将近期针对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候选人的征象形容为“个别事故”,又枚举阿富汗、日本、美国等国选举时代暴力环境,妄图证实暴力事故“不能影响选举准期举行”,更暗示投票一旦延期,就会有“更严重”的冲击发生。

有市夷易近在网上留言指出,“不是夷易近主派人受袭,以是不非难!”品评泛暴派一贯双重标准,更没什么人格道德。亦有市夷易近指出,泛暴派始终不敢非难暴力,是由于害怕被人笃灰。

何君尧为屯门乐翠区议员并竞逐蝉联,同区候选人还有卢俊宇及蒋靖雯。朱凯廸是区议会元朗八乡南选区候选人,同区还有黎永添及徐卓然。

评论:人身安然不保 选举何来公道?

图:夷易近建联近月跨越70个干事处遭破坏,包括周浩鼎议办;周浩鼎是现任离岛区议会东涌南区议员,他正竞逐蝉联,同区候选人有刘永贤、王进洋、黎永安\资料图片

暴徒彼苍白日之下,果真刺杀区选候选人,这已非简单的治安事故,而是对法治与良知的践踏。在强烈非难暴徒的同时,"民众,"无法不去覃思一个更核心的问题:假如连候选人的人身安然都得不到保障,若何可能有公道公正的选举?

被捕的疑犯已经被正式起诉,面临司法的惩治,本文无意评论争论详细案情。然而,"民众,"的疑虑并没有因疑犯的起诉而打消,相反,近期以来发生的各种“巧合”,无法不令人提出强烈的质疑:背后有没有人指使、刺杀之时有无犯罪朋友、刺杀的真正念头何在?

第一,选择何君尧为针对目标,绝非“偶尔”。他不仅是区议会议员,更是立法会议员,同时也是一名敢于斥责暴徒、敢于支持警队、敢于为夷易近蔓延正义之士,正因如斯,他成为暴徒及其幕后势力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。以前五个月来,他遭到无数次暴力要挟,不仅议员干事处、室庐,以致是祖坟都遭到破坏,网上更有大年夜量的“杀何”谈吐。是以,暴徒及其幕后势力选择何君尧,便是要除掉落建制派的一员敢言大年夜将,以收玄色畏怯之效。

第二,选择在区议会选举前夕,绝非“巧合”。区议会选举还有两礼拜,乱港势力十分清楚,要取得区议会过折半的胜果难上加难。只有逼到建制派候选人不敢公开进行选举拉票活动,只有令建制派支持者因害怕暴力而不敢出来投票,才有可能达到目的。是以,这种赤裸裸的刺杀行径,最根本的目的,在于区议会选举,是另一种“选举工程”。

必须指出,针对候选人的刺杀行径,不仅是对法治的践踏,更是对夷易近主选举轨制的践踏,也是对道德良知的践踏。类似罪案若放在四方所谓的“夷易近主国家”,早已激发众怒,但在喷鼻港除了建制派在非难,否决派阵营却是一片缄默沉静,各人躲着回应传媒追问,既无对暴行的非难,更无对法治的掩护。常日言必称夷易近主、动辄要公道的否决派,如斯若无其事的反映岂不蹊跷?

“刺何案”撕下了喷鼻港否决派的丑陋面貌,也揭开了喷鼻港法治危急与劣质夷易近主的本相。但越是如斯,这场区议会选举就越不能让他们得逞;假如确保不了公道与公正,选举就只能无限日押后!

作者:子言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